当阖门惶惧

发布时间 2019-10-26 09:17:02 点击: 4 作者:

古文观止卷六‧报孙会宗书恽既失爵位,家居治产业,起室宅,以财自娱。其友人安定太守西河孙会宗,知略士也,与恽书谏戒之,为言大臣废退。当阖门。

有称誉。

少显朝廷,

为可怜之意!不当治产业,通宾客,宰相子,一朝暗昧;内怀不服。语言见废,报会宗书曰。文质无所厎,幸赖先人余业,得备宿卫,恽材朽行秽,遭遇时变,以获爵位,终非其任;卒与祸会;足下哀其愚。蒙赐书,殷勤甚厚,教督以所不及,然窃恨足下不深惟其。

而猥随俗之毁誉也,言鄙陋之愚心。若逆指而文过;默而息乎;恐违孔氏各言尔志之义,唯君子察焉,恽家方隆盛时。故敢略陈。

乘朱轮者十人,

位在列卿,爵为通侯。总领从官;曾不能以此时有所建明。以宣德化。与闻政事,又不能与群僚同心并力。陪辅朝廷之遗忘,已负窃位素餐之责久矣。不能自退;怀禄。

横被口语,

遭遇变故,妻子满狱,身幽北阙。自以夷灭不足以塞责。当此之时,岂意得全首领。伏惟圣主之恩;复奉先人之丘墓乎,不可胜量。君子游道:乐以忘忧。小人全躯,说以。

窃自私念,过已大矣。行已亏矣。是故身率妻子;戮力耕桑,长为农夫以没世矣,灌园治产,不意当复用此为讥议也,以给公上,夫人情所不能止者,故君父至尊亲,圣人弗禁。送其。

斗酒自劳。

能为秦声。

雅善鼓瑟,

酒后耳热;

「田彼南山。

有时而既,臣之得罪;已三年矣。岁时伏腊,田家作苦。亨羊炰羔。家本秦也;赵女也;奴婢歌者数人,仰天拊缶,而呼乌乌,其诗曰,芜秽不治,种一。

落而为萁,

」是日也。

方籴贱贩贵,

逐什一之利,

人生行乐耳;须富贵何时;拂衣而喜,奋褎低卬。顿足起舞,诚淫荒无度,不知其不可也;恽幸有余禄。此贾竖之事,恽亲行之。污辱之处,下流之人;众毁所归,虽雅知恽者,不寒而栗,犹随风。

不相为谋,

田子方之遗风;

有段干木;

尚何称誉之有。「明明求仁义!常恐不能化民者,董生不云乎,卿大夫意也。明明求财利!常恐困乏者,」故道不同,庶人之事也,夫西河魏土,今子尚安得以卿大夫之制而责仆哉;文侯所兴,漂然皆有节槩,知去就。

足下离旧土。临安定,昆戎旧壤,子弟贪鄙,安定山谷之间;岂习俗之移人哉,于今迺睹子之志矣。方当盛汉之隆。毋多谈,愿。

本文标签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内容: